今天你言依旧很NaCl

总是在开脑洞,但码文速度永远赶不上。

So,
小学生水准+龟速更新,您能喜欢是我的荣幸。

以下概况↓

弧大概有点长,但是每个评论和私信早晚都会回。更新随缘吧。

技能_日常是各种写写写:填词写诗写文写段子写文案写设定写各种英文…再就是调戏一下手机里的做图软件,有空就弄一些手作,然后翻译一下同人文(?)。另外也是个语cer √

主圈_全职/凹凸/APH/漫威/ST,别的各种比如魔道/KHR/Fate/K/KP…也都有看x。

CP_我爱McKirk,主食MK。凹凸杂食,主食安雷和嘉瑞嘉。顺便瑞金安艾仅友情向,雷卡只接受亲情向,不吃雷凯雷柠emmm

中原中也生日快乐。
感谢你于多年前的今天来到这个世界,不管是三次还是二次都是。

这是直通车
视频剪得简直帅哭我qwq
对的我就是来感叹一下,更重要的是塞个安利,然后,最重要的当然是——
吹爆苏南err ♡ @苏南soon 
她怎么这么棒(=ω=;)

【McKirk-未授权翻译】Runnin' Up That Hill (侵删)

闲话:似乎是隔了好久,我又来更新啦。如你所见我非常开心的跳进了星际迷航并栽到了McKirk这个坑里。
第一次翻译AO3的英文同人文,希望大家能够满意吧。
这篇文…弥补了STiD小舰长死的时候,身边不是Bones的……遗憾(???)。标的貌似是KM,不过我觉得说是无差也没问题,然后其实我是主食MK的,说不定下次更新就是啦。
☆*:.。. o✨o .。.:*☆

Runnin' Up That Hill

Rating:Teen And Up Audiences
Archive Warning:Major Character Death(主要角色死亡)
Category:M/M
Fandom:Star Trek:Alternate Original Series (Movies)
Relationship:James T. Krik/Leonard McCoy
Characters:James T. Krik,Leonard McCoy
Additional Tags:fuck why I do this, bones taking spock'place during stid was not a good idea.(我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让Bones代替Spock在STiD里的位置可不是一个好主意。)


Leonard想的第一件事是,‘我看不到他的眼睛’。

接着,他意识到自己的喉咙紧闭,胸膛中仿佛在燃烧,眼睛也正在湿润,使他难以呼吸,因为他的头脑开始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,这些事实逐渐渗入他的内心。这就是Scotty喊他下来的原因,而他能做的仅仅是不让自己跪下,小心翼翼地用颤抖的脚踝和虚弱的大腿将身体放低。

Leonard的指尖在冰冷坚硬而且致命的玻璃上刻画着,他看向Scotty,知道他看起来和自己感觉所到的一样绝望。“你能打开它吗?”

“不能,”Scott声音颤抖着摇了摇头,在说完前吞下胆汁,“开门的话,辐射会溢满整个舱。”

在震撼之下他感到纯粹的愤怒, 但不是因为Scott,也不是因为Jim。也许是因为他自己,他在他试图做得最好的事情上失败了,不论是作为一名医生还是拯救Jim。Leonard抑制住心中强烈的情感,把目光转向另一边的那个人,他脸色苍白,如死一般沉寂,嘴角漏出一丝宁静的哀鸣。他的手掌似乎给玻璃施加了更大的压力,好像想把它推开,尽管那些玻璃比他强十倍,比他所认为的要坚硬得多。

“Jim,”他低声说,声音裂开了,然后破碎,并且在边缘上绷紧,一如他内心的感受,“Jim。”

那双蓝眼睛颤动着睁开,Leonard的呼吸被抓住了,但它们并没有减轻,因为他意识到如果Jim还没有死,那也很快就会死去,他会在那里看着这一切发生。他想跑开,想逃离,逃到很远、远到他的思想和情感都不能到达的地方,但他却被牢牢的固定在原位。Jim的眼睛充血严重,不再是他经常引以为傲的清澈明晰。他看上去即愤怒,又悲伤;即心烦又害怕。而事实如白天一样明亮,他脸上明显的表情,让Leonard感到心碎。他的心正不断裂开,一点一点的瓦解。这让他确信在一切结束之后,他将一无所有。

“Bones,”Jim开口,让那些声音听起来像是一个许久未见的救世主。他想摇摇头告诉Leonard,自己只是一个失败者,但他只能保持沉默,嘴边正组织起来的词句无法通过他紧锁的喉咙。“我很高兴你能做到。”

“噢,天哪,”Leonard勉强从齿间挤出了几个字,他嘴巴麻木地动着,就像舌头被木星的重力压垮,就像口腔顶部变得如砂纸般粗糙,“我的上帝啊。”

“船怎么样了?”Jim低声问道。Leonard眼前的人总是经常吓到他并且时常令他惊叹,但尽管Jim的光芒比他所知道的任何一颗星星都亮,他此刻也正在他面前缓慢却又真切的渐渐暗淡。即使这样,他在脑海里简略地想了想,那人快死于辐射中毒的声音怎么会听起来比他好。

Leonard强迫自己眨了眨眼,因为泪水模糊了他对Jim那张逐渐放松的脸的视线,他说得很快,话语从嘴里涌出,几乎被揉在一起,仿佛在试图节省宝贵的时间。他不能失去视线,不能失去焦点,Jim最后的时间实在是太宝贵了。

“正稳定运行着,我们会成功的。”Leonard听上去像是一个迷路的人,他喘不过气来,而且他注意到,他退缩了,像一只海龟一样蜷缩在自己的壳里。Jim的眼睛睁得更大了一点,好像他想强迫自己尽可能地看到更多。即使他看起来像是处于地狱,Leonard还是能看出他的表情中体现出的柔和、欣赏,以及歉意。

一阵轻柔的呼吸从Jim唇间穿过,使他身体微颤。Leonard紧张起来,肌肉几乎都在颤抖着、随着他的眼睛燃烧。他心脏怦怦直跳,这让他确信他的血压正在上升,他的心脏几乎工作得猛了。

“Jim,你不能——你不能从这里回来。”

有一个简短的点头,操,为什么Jim眼里他妈的流露着接受?

“我知道,Bones。”

他的手掌仍然粘在玻璃上,冷汗使其不至于滑下。Leonard俯身向前,把前额搁在平坦的玻璃表面上,眼睛一直盯着Jim。“Jim,拜托了。”十分老实地说,他不知道他在乞求何物。

为了Jim,乞求再重来一次,甚至是向上帝祷告,祈求一个不仅能拯救Jim的生命,还能拯救他自己的奇迹。太空黑暗而寒冷,没有光芒来温暖和指引你。Leonard只是需要点儿什么。

“你还记得学院时候的事吗?”吉姆含糊地说,尽管Leonard即将崩溃,他还是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Leonard急促呼吸着,然后回答,“当然。”

Jim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浅,转动眼睛,却怎么都看清,字也越来越远。“记不记得…我偷了你用来治疗中毒的硫代硫酸钠…给自己注射的那次?”

“记得,”Leonard温柔地说,尽管事实上他并不知道他最亲爱的朋友接下来想要说什么,“你差点害死自己。”

“当时你那么生气…但只是因为…你怕我会受到伤害。”Jim停下来,屏住呼吸,然后轻声地,但对世界充满信心地说,“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爱上了你。”

无论Leonard唇齿间漏出了什么,都是一种呜咽和啜泣,还有带着哀伤的抱怨。他想闭上眼睛,但他不能,而作为替代的,他放任他的身体颤抖,任凭泪水湿润了他的脸颊。在远处,Scotty正嘀咕着什么,两对脚步声从设备间回响而过,但Leonard并没有注意到。

“白痴,”他嘘声说,“你这个白痴。我也爱你,神啊救救我吧,我真的爱你。”Jim移动着,将自己转向Leonard那边,并勉强抬起手臂让他的手指撞到玻璃上。Leonard做出了相同的动作,像他面前垂死的人一样得体地,把手抬至与Jim的手相同的高度, 双肩向前弯曲,直到还有仅仅一丝空隙就要触到玻璃。[*I love you too / do I love you]

“Bones…”

“我爱你,我爱你,我爱你…”他有口难言,该死的声音传不出来,但他仍旧喃喃地出着声,那奇怪的声音甚至是仅在Jo离开时才产生过。Jo不会永远离开他,但Jim会。

当Leonard剧烈颤动着的时候,Jim沉寂下来,他曾经保持连续而不停止的生命琴弦终于崩断了。

他的瞳中没有任何情感,平静而空洞,身体放松,同时也变得僵硬。他的手在玻璃上蹭出吱吱的响声,然后落下,慢慢地滑到他身体旁边的地上。Leonard猛推了一下,狠狠撞在玻璃上,并将推力反作用于他自己,希望能伤到他的肉体,以此缓解他突然失去的痛苦。

“…Jim?Jim?Jim!神啊,Jim,亲爱的,别这么做——我爱你,噢,上帝,求你了,James——” 一双强壮、结实、坚定的手从他的腋下将他抓牢,好像他只是个发脾气的孩子。Leonard捶打着,踢蹬着,拍击着,和他所有的东西搏斗着。“该死,Spock,放开我,或者我发誓——”

当僵硬的手指滑落在他的脖子上时,他变得同样僵硬,并乞求着,“噢不,算我求你了,Spock,求你了——不要这样!”

这一次,在他难以管束的反抗中,Spock静静地听着,由属于瓦肯的那一半血脉主导自己的生命和情感。他把Leonard极其无力的身体拖出了引擎舱,并以一种严守标准和理性的意志把他打心里吓坏了。当他离开门口,两个安全员护送他去了医疗湾。

Chapel坚持着,保佑那个女人。

当Spock出去释放压抑已久且堪称凶残的暴怒,绿色的血液像豌豆汤一样沸腾着时,Leonard靠在他桌前的椅子上,失去了自己的目标,聆听着房间里包围他的寂静。屏住呼吸,将行动停滞——那是咕噜声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嘿,Bones,”吉姆说着,声音又轻又柔缓,且毫无压力(尽管那可能是药物作用)。 他眯起他的蓝眼睛,头发捕捉着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,闪耀得比白色医院服更亮。他还活着,呼吸着,血液通过他的心脏和新的健康细胞被输送出来。

Leonard松了一口气,抓牢附近的一张桌子作为支撑。“嘿,Jim。”